好书推荐 好书速递 排行榜 读书文摘

钓鱼的男孩

钓鱼的男孩
作者:[尼日利亚] 奇戈希·奥比奥玛
译者:吴晓真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6-09
ISBN:9787540476878
行业:其它
浏览数:128

内容简介

“所有时代写给男人最好的书。”——英国GQ杂志。

每当我想起我们的故事,想到从那个早晨开始,我们这从未分离过的一家人分开了,我真希望——即便过了二十年也是如此——希望他不曾离开,不曾收到那封调动通知。在那个通知到来之前,一切井然有序:父亲每天早晨出门上班,在露天市场摆摊卖生鲜食品的母亲照料我和我的五个兄弟姐妹。而我们就 跟阿库雷大多数人家的孩子一样,得去上学。万事都顺其自然。我们很少去想过去的事……我将成为飞行员,或者是尼日利亚总统,或者是个大富翁,买得起直升飞机——因为未来在我们手中。未来是一块空白的画布,一切都有可能。然而,父亲调去约拉这件事改变了这一切:时间、季节和过去变得重要了,我们对过去的渴望甚至超过了当下和未来。

媲美《追风筝的人》,一个令人伤痛却终获救赎的故事。入围布克奖短名单,《纽约时报》编辑选书;被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加拿大广播公司、《纽约时报》《观察家报》《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英国GQ杂志等17家媒体评选为“年度最佳图书”。

媒体评论:

这本小说只能用“令人敬畏”来形容。它散发出生命的活力,负载着死亡的重量,不论是文字风格还是故事的原始力量,都让人目眩神迷。很少有小说真正具备神话的力量,《钓鱼的男孩》绝对是这样一本书。一部壮丽的杰作。

——埃莉诺·卡顿(《发光体》作者、史上最年轻布克奖得主)

这个令人伤痛然而终获救赎的故事有一种清晰可见的优美,其直指人心的叙述力量简直令我无法呼吸……我读了一遍又一遍,尽管对其中犹如《圣经》故事一般的情节和人物已稔熟于胸,但每每行至令人惊叹的结尾处,我总是潸然泪下。——埃琳娜·拉宾(《钓鱼的男孩》英国版编辑)

《钓鱼的男孩》显然有其政治隐喻,却并不过度……对神秘与残杀、蚀人心骨的恐惧,以及非洲生命色调的探究质地饱满,硕果累累,尤为凸显的是,他在这个极富人性的非洲故事中展现出来的营造戏剧张力的才华……奇戈希·奥比奥玛无疑是钦努阿·阿契贝的接班人。

——《纽约时报》

令人惊艳的处女作……我常常感觉自己有如在读马尔克斯那本《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BBC广播4台

最令人沮丧的是,作者只写了这一本,一旦读完就再也没有了。

——《芝加哥先驱报》

这个故事把我整个吞进去又吐出来。令人头晕目眩,呼吸紧张。

——Book Riots

......(更多)

作者简介

奇戈希•奥比奥玛,1986年出生于尼日利亚城市阿库雷,现居美国。毕业于密歇根大学,获创意写作课硕士学位,现任内布拉斯加-林肯大学文学与创意写作助理教授。《钓鱼的男孩》是他第一部长篇小说,2015年甫一面世,便迅速引发热烈关注,入围2015年布克奖短名单,被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等17家媒体一起评选为“年度好书”。

......(更多)

目录

钓鱼兄弟帮

大河

老鹰

蟒蛇

变形

疯子

驯鹰人

蝗虫

麻雀

真菌

蜘蛛

搜救犬

蚂蟥

利维坦

蝌蚪

公鸡

飞蛾

白鹭

后记

......(更多)

读书文摘

看着他,我想起了在《动物图册》里读到的话。那上面说,大多数老鹰只下两个蛋。先破壳而出的小鹰往往会杀死后孵出的小鹰,尤其是在食物短缺的时候。书里给这种现象起了个名字,叫“该隐与亚伯综合症。”

“我跟你说过,悲伤总会过去。我们不能一直难过下去。我跟你说过,我们不能改变顺序,既不能把将来会发生的事情提前,也不能让已经发生的事情重来。”

我们穿着黑衣服,和很多人一起走向举办葬礼的地方。队伍里没有人说话,只有哭泣声,好像我们一下子从会说话的生灵变成了只会痛苦的活物。我惊讶的无以言表。

我听人说,大部分事情的结局与其开端都有相似之处,只不过相似的程度有差别。

我闭上眼睛,满脑子都在想象波贾是怎么死的。听说他是自杀的。他是怎么自杀的呢?在我的想象中,他戳了伊肯纳一刀后,站在尸体旁哭泣,突然意识到这一刀下去,他就像洗劫古老的藏宝洞那样把自己的一生都给掠夺光了。

如今,回顾过去——身为人父的我比以前更爱回顾过去了——我意识到,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世界就是在某次河边之行时发生了改变。因为在那儿,在我们组成钓鱼兄弟帮的那条河边,时间有了意义。

我听说,如果恐惧攫取了一个人的心灵,这个人就会身心俱疲。

有时,未来的片段会在我眼前闪现,像火车机车沿着希望的铁轨驶来,煤在炉膛里熊熊燃烧,汽笛声如象鸣般响亮。有时,这些片段会在我的梦境中浮现,抑或混在我脑海中嗡嗡飞过的幻想中——我将成为飞行员,或者是尼日利亚总统,或者是大富翁,买得起直升机——因为未来在我们手中。未来是一块空白的画布,什么都有可能。然而,父亲调去约拉这件事改变了一切:时间、季节和过去变得重要了,我们对过去的渴望甚至超过了当下和未来。

蜘蛛是哀恸的动物。

母亲治愈她的`儿子伊肯纳的努力白费了,因为那个预言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已经发了狂,正在摧枯拉朽般捣毁他的神智之屋。它扯下屋里的画,推倒墙壁,扫落壁橱里的东西,掀翻桌子,直到伊肯纳的头脑和以往的教养陷入混乱。对我的哥哥伊肯纳来说,阿布鲁预言的横死把世界变成了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这个牢笼外面什么也没有。

伊博人相信,它们会在悲痛的人家落脚,不停地吐丝,怀着心痛无声的织网,直到蛛丝飘摇,覆盖住巨大的空洞。

这次,那个身影回应了。我听得清清楚楚,就好像在我最后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和这次之间没有任何原因。没有铁窗、手铐、障碍、岁月、距离和时间的阻隔,就好像这么多年只有一声叫喊从发出到消逝那么短。从我听到他说“是我,奥贝,你的哥哥”到我意识到是他的间隔也就这么短。

我哥哥读过的东西塑造了他,它们变成了他的愿景。他相信它们。现在我知道,一个人的信念往往会变得永恒,而永恒的东西坚不可摧。

他身上还有非物质的东西的气味,比如说,他人戛然而止的生命,以及他们灵魂中的寂静。从他身上闻得到未知的事物、奇特的元素、可怕的被遗忘的东西。他有死亡的味道。

每当回忆起这件事,我就会疯狂祈祷我的记忆能发发慈悲,就此打住,但无济于事。

......(更多)

猜你喜欢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