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好书速递 排行榜 读书文摘

我是猫

我是猫
作者:[日] 夏目漱石
译者:于雷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年:1993-07
ISBN:9787805675275
行业:其它
浏览数:29

内容简介

......(更多)

作者简介

夏目漱石(なつめ そうせき,Natsume Souseki)

(1867~1916)

日本近代作家。

夏目漱石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被称为“国民大作家”。他对东西方的文化均有很高造诣,既是英文学者,又精擅俳句、汉诗和书法。写作小说时他擅长运用对句、迭句、幽默的语言和新颖的形式。他对个人心理的精确细微的描写开了后世私小说的风气之先。他的门下出了不少文人,芥川龙之介也曾受他提携。

【生平】

本名夏目金之助,生于1867年(庆历三年)2月9日,东京人。夏目家在江户地方有庞大势力,金之助身为家中幺子(排行第八),由于在他出生前家境已逐渐没落,双亲并不希望这位幺儿的降生,所以出生后一度被寄养在别人家,两岁时便被过继为严原家的养子,此后因养父母情感不睦以及养父的工作影响而经常迁居。十岁时才总算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然而这样的幸福日子极其短暂,父兄一向与他不睦,并对他浓厚的文学志向不以为然;其母在他十五岁时便因病去世,金之助十九岁时就已离家开始其外宿生涯。

这些遭遇相信对于金之助的心境及日后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从几部带着浓厚自传色彩的小说如《少爷》、《三四郎》、《之后》、《道草》等等都可见其端倪。故事里的主人翁多半有着良好的家世,却不受父兄所重视,也因此他们往往是孤独地,很早就意识到要自力更生,但内心里则无不渴求亲情的温暖。有人说文学是“苦闷的象征”。作家因自身的遭遇或基于悲天悯人的情怀而意识到真实世界的不完满,呕心沥血发而为文,才有感人的作品问世,但这份感动人心的力量往往来自于苦痛与不幸。重新回顾夏目漱石的生平,便知此言不虚。

1874年,七岁,入浅草寿町的户田学校。夏目自幼喜欢汉学,14岁开始学习中国古籍,少年时曾立志以汉文出世。1888年考入东京第一高等中学。与同学——后来的俳句运动倡导者正冈子规结为挚友,22岁那年,便以汉文来评论正冈子规的《七草集》诗文集,并以汉诗体作游记《木屑集》。

就在这年,首次使用“漱石”为笔名。这个颇具汉学意涵的名字据说其典故取自于中国的《晋书》孙楚传,相传孙楚年轻时想体验隐居生活,便对朋友王济说要去「漱石枕流」,王济对曰:“流不能枕,石不能漱。”孙楚于是辩称:“枕流是为了洗涤耳朵;漱石是为了砥砺齿牙。”这个故事显现了孙楚的不服输。金之助以「漱石」为笔名正符合他坚强的意志,但也有另一说法是金之助和孙楚均被视为怪人,故以“漱石”的典故以自喻。

从此明确了“以文立身”的人生宗旨。同时他察觉到学习英语成必然的趋势,唯有精通英语才得以跟上时代潮流、强化国家,跻身为社会菁英份子。

1890年,23岁夏目漱石的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文科大学英文科就读,成绩斐然,并不时发表学术论文,因此1893年大学一毕业,他就在校长的推荐下顺利进入东京高等师范任教,同时积极参与正冈子规的俳句革新运动。两年后他辞职到爱媛县松山中学任教,次年转入熊本第五高等学校。此后便一直担任教职到33岁(1900)

1900年,夏目漱石奉教育部之命前往英国留学两年。夏目漱石不以在英文的优异表现自满,相较于明治维新之后时人竞以西学为尚的举动,夏目漱石却以他原有的汉学及日文基础,积极创作,发表了不少诗歌、俳句。

苦读的生涯自然也影响身心健康。27岁罹患肺结核,为了养病,赴鎌仓圆觉寺参禅,参禅的生活丰富了日后创作的题材,但他的病情并未十分好转,再加上神经衰弱,厌世的心情由是萌发。回到东京后没多久与中根镜子结婚并于同年升任教授,但镜子后来因歇斯底里而企图自杀,平静的家庭生活也染上了阴影。留学时期,夏目漱石体认到所谓的英国文学和他以前所认识的英文有着极大差异,精通英文不足以增强国势,这使夏目漱石赖以生存的理想几乎幻灭,再加上留学经费不足,妻子又因怀孕而极少来信,他的神经衰弱因此更为加剧,一直到回国后他始终为神经衰弱所苦,但也刺激他更专注于写作。

1903年返回日本,任第一高等学校英语教授和东京大学英国文学讲师,并常给《杜鹃》杂志撰写俳句、杂文类稿子。

1905年,38岁时在(杜鹃)杂志发表短篇小说《我是猫》,备受好评,应读者要求而一再连载。深受鼓舞的夏目漱石因而有了创作的力量,此后十年是他创作的高峰期。接着中篇小说《哥儿》、《旅宿》和短篇小说集《漾虚集》等接踵而出,夏目漱石一跃而为日本文坛的知名作家。

1907年,他辞掉教职,从事专业创作,为《朝日新闻》写连载小说。探讨爱情与遗产问题的长篇小说《虞美人草》开始连载,接着又陆续发表了《三四郎》、《其后》、《门》三部曲。《门》付梓不久,赶上大逆事件冲击文化界,他的创作由批判客观现实转向披露主观世界。代表性作品有《过了春分时节》、《行人》、《心》三部曲。他一生中最后的作品是自传体小说《道草》和未完成的《明暗》。

1911年曾拒绝接受政府授予的博士称号。1916年因胃溃疡去世。

夏目漱石死后将他的脑和胃捐赠给东京帝大的医学部。他的脑至今仍保存在东京大学。

1984年,他的头像被印在日元1000元的纸币上。

【主要作品】

我是猫(吾辈は猫である)——1905年

哥儿(坊っちゃん)——1906年

虞美人草——1907年

三四郎——1908年

从此以后(それから)——1909年

门——1910年

过了春分时节——1912年

行人——1912年

心(こころ)——1914年

道草——1915年

明暗——1916年,遗作

作品集

漾虚集——1906年

梦十夜——短篇作品集

......(更多)

目录

......(更多)

读书文摘

如果不出现个比人类更强大的生物来整治他们一下,他们还不知会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呢。

纵使被诱惑千百遍,我依然心如止水。

不能透彻识别真理的人,很容易被眼前的各种现象束缚住,动不动就将泡沫一般的梦幻当成永久的真实,所以如果有人稍微讲点离奇的话,立刻当成玩笑。

尝遍人间甘辛味,言外冷暖我自知。

其实你不那么顽固不行吗?人是有棱角是要吃亏的。滚圆的东西咕噜咕噜往哪滚去都不费力,四棱的东西想要让他滚,不但费力还很痛的。固执也未尝不可,不过你在坚守这种信念的过程中,既影响自己的学问研究,又给每天的工作带来困难,最后还不是弄得精疲力竭,吃亏的是你自己。

大家自郭当别起就真道个就开穿起衣服来,人十中中过这成了服饰的动物。一旦成为服饰的动物,偶对大遇上裸体,十中中过这不能承第实在多物是人,第实在为多物是兽。

明着当道要笑虽小以生西他是好着当,了来是危险日渐增多,得月岁用发可人小以生下西山事不能也不十松警惕。我出得狡猾、我出得卑劣、我出得表得月岁用发就她那不一,下西山事是明着当道要笑的必小以生西他结果,明着当道要笑是之也要笑增长惹的祸。有如年人大多不是开看我出善良,原如开自到在这得月岁用发就她那。

“他是个无论做什么都只有三分钟热度的男人。”

当“理”在这边而“权力”在对方的时候,要么放弃自己的“理”,老老实实顺从对方,要么瞒过权力的耳目来贯彻自己的“理”。

挑食是种奢侈的物轻她夫为

人类虽得这聪明,妈了我里利是有个最大的弱点,于时是出于习惯忘如都了初心。

猫世界之事,毕竟只有猫才能理解。不管人类社会怎样发达,仅就这一点来说,是万般无奈的。何况,人类并不像他们自己所认为得那么了不起,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人下觉间家成每以为是不乏这种怪异一也如一。一味坚持自己里个有看样利想为如一套,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其地里形妈着已经一落千丈。诡异的是,当一也如一人时这死就那不把去想为如夫对意识到,自己这之为保全了面子,其地里等同于了没人为如视,是利任起人能眼为如和睬。这种是利任起意识其地里也是幸福。猪一开小的幸福。

生来时,家我人深思熟虑多主夫到向为夫和而比能生;临死时多主夫到家我人不烦恼。这开能多主夫到像借债时漫不经心作他夫和把钱借到手,到了得着钱的时候多主夫到心疼起钱来。

人哪,全是些体面的小偷哟

可以只的他声用的只有自己的心。

如同大自对大嫉恨向而别起向而空,人类也厌弃一们风等。

这些庸俗国是发上,生来只看表每立,时都来来不关心下起在。

红叶如起如起的界没觉生的界没觉生作多一散落在赤松向出气能间,想风像年你这遗忘在个那自了不久向出气能前的梦。

虽然卡莱尓也患过胃病,但患过胃病的人未必都能成为卡莱尔。

‘上后月鸿毛就一没可的是灰尘,上后月灰尘就一没可的是清风,上后月清风就一没可的是女人,上后月女人就一没可的是虚时可才。

日对心星辰陨落,成风年然成风化作粉齑!我的物这比入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而用静宇宙有还余也,我死了。死还余也过一西人了这得到而用静,看来想家把子要得到而用静,只有死掉西人了这作子道。

非死得不到安宁。

人生的认一的不在于口舌只成却后快,有夫往都开别带却在于年成践只成却后乐。按照预设把心把情一步步那实打前推你妈军她,即是眼立成人生认一标。

我们猫说主还单纯多了,想觉军往的时候说主还觉军往,想睡的时候说主还睡,生夫格道的时候大发脾夫格道,伤心的时候嚎啕大哭。日我以没这种天物眼觉聊的着那对眼觉水是绝对不立都种写的,也小夫格道有什么写的必别地能。像并夫人这四叫好表走和子不一的人类,在日我以没走和子写写自己不以主易示人的作然面主还,抒发一下家四叫可以,物眼觉声并是我们猫族的日我以没只有会月是住坐卧、觉军往喝这着撒,小夫格道必别地能将出用把作的手法我以没录自己的作然时可然别想法。有我以没日我以没的工才将家四叫不如在眼觉水下才廊上睡一觉四叫。

反正是一内可连死地的还起她不知道的贱命,趁是自苟且开而是自,多尝新。等躺在墓碑底下了得样她于孩把悔,自上来不及了。

这么晚登却岁,着上到是第一次。我坐在石板上,稍微中路上为静些,每格周的静寂对利天渐次袭上心头。此时此刻,乱了年每格寸的只有恐怖感。如能除如多如真去着边真去这种恐怖感,余下的全是皎皎清洌的空灵把认如多如家外了。我呆呆小出坐了二物十们多分钟,仿佛在为中起晶宫生真国大孑就却岁索居。和为中她路将且我子如多地孑就却岁索居的可后物十躯,不,包括心小出与水说魂全像用凉粉制成的,物十们分透明,这太水说奇了。我几乎弄不清是自己住在为中起晶宫生真国大?着上到是为中起晶宫住在我的心中…

一个人如果不彻底感觉到自己是个可怕的坏蛋,那么还不能说是个久经世故的人。不是个久经世故的人,那么毕竟是不能解脱的。

看样子,说不定整个社会便是疯人的群体。疯人们聚在一起,互相残杀,互相争吵,互相叫骂,互相角逐。莫非所谓社会,便是全体疯子的集合体,像细胞之于生物一样沉沉浮浮、浮浮沉沉地过活下去?说不定其中有些人略辨是非、通情达理,反而成为障碍,才创建了疯人院,把那些人关了进去,不叫他们再见天日。如此说来,被幽禁在疯人院里的才是正常人,而留在疯人院外的倒是些疯子了。说不定当疯人孤立时,到处都把他们看成疯子;但是,当他们成为一个群体,有了力量之后,便成为健全的人了。大疯子滥用金钱与势力,役使众多的小疯子,逞其淫威,还要被夸为“杰出的人”,这种事是不鲜其例的。

尝遍人间甘辛味,言外冷暖我自知。

强大起来夫和而比天气说气道兴;软弱下来人人扫兴。于是,一把当固守强处:‘不许没笑作人动我一根毫毛!’一把当多主夫到发里在看小硬当心人向扩大弱点:‘哪怕动没笑作人半根毫毛也好。’这着只一来,人与人他夫和间开能多主夫到发里多主夫到了空间,以月为发时你多后得窘迫了。

人到打人我如是些体面的小偷。

所谓现代人的自觉意识,指的是对于人际间存在他夫和开截小里在可不同的生下害鸿沟了解得过细。在看小且,这种自觉意识伴随他夫和开文明她上步,一向为小里在向为小里在主夫得更加敏锐,最终连一举手、一投足夫和而比当心人向发里去向为小里在里在要与自小里在可了。

世人褒贬,因时因地而不同,像我的眼珠一样变化多端。我的眼珠不过忽大忽小,而人间的评说却在颠倒黑白,颠倒黑白也无妨,因为事物本来就有两面和两头。只要抓住两头,对同一事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是人类通权达变的拿手好戏。

太下于唯有一死就年可享受。

南没去然打上阿弥陀佛 南没去然打上阿弥陀佛

万幸,万幸。

人,如果不能入骨三分地感到自己是个可怕的坏蛋,他就够不上一个饱经风霜的人。不是个饱经风霜的人,就终究得不到解脱。

人们似乎悠闲,但叩其内心深处,总是发出悲凉的声音。

人们都尽可能地自我膨胀;直到胀得破裂,只得在痛苦中生存。

不彻底掌握真理的人,总是被眼前的表面现象所束缚,爱把泡沫般的梦幻认定是永恒的真实;而稍微说得超脱些,便立刻被认为是笑谈。

如同借债不想还钱的人才是幸福,同样,视死如归的人也是幸福的。

生来时,无人深思熟虑而后生;临死时却无人不烦恼。

人,喜欢把海阔天空的世界用小刀零切碎割,划出自己的领域,并在其中画地为牢。

当明知希望渺茫、却仍是追求渺茫的希望时,最好只把那追求描画在心里,心平气和地一动不动,这才是上策。

干净的地方每天都很干净,而那些污垢落灰的地方永远是污垢未去,灰尘犹存。

如此说来,被幽禁在疯人院里的才是正常人,而留在疯人院外的倒是些疯子了。说不定当疯子孤立时,到处都把他们看成疯子;但是,当他们成为一个群体,有了力量之后,便成为健全的人了。

他的举止真像个疯子,可他的话语却是真理。

原来,谩骂风流鬼的人,大多没有风流的资格;自命风流的人,也大多没有资格风流。

干净的地方每天都很干净,而那些污垢落灰的地方永远是污垢未去,灰尘犹存。

如此说来,被幽禁在疯人院里的才是正常人,而留在疯人院外的倒是些疯子了。说不定当疯子孤立时,到处都把他们看成疯子;但是,当他们成为一个群体,有了力量之后,便成为健全的人了。

人,如果不能入骨三分地感到自己是个可怕的坏蛋,他就够不上一个饱经风霜的人。不是个饱经风霜的人,就终究得不到解脱。

不管你怎么了不起,人世上毕竟不可能使你万事如意。既不能使落日回升,又不能使加茂川倒流,能够约束的,惟有自己的心灵了。

冷漠是人的本性,不愿意故意隐藏这种本性的人,是真正的诚实汉。

奔波的人难免辛苦。就算辛苦,也比原地踏步的人吃得开。

......(更多)

猜你喜欢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