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好书速递 排行榜 读书文摘

巨人的陨落

巨人的陨落
作者:肯·福莱特
译者:于大卫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6-05
ISBN:9787539989891
行业:其它
浏览数:8026

内容简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中,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威尔士的矿工少年、刚失恋的美国法律系大学生、穷困潦倒的俄国兄弟、富有英俊的英格兰伯爵,以及痴情的德国特工…从充满灰尘和危险的煤矿到闪闪发光的皇室宫殿,从代表着权力的走廊到爱恨纠缠的卧室,五个家族迥然不同又纠葛不断的命运逐渐揭晓,波澜壮阔地展现了一个我们自认为了解,但从未如此真切感受过的20世纪。

......(更多)

作者简介

肯·福莱特KenFollett(1949-),现象级畅销小说大师。1978年出版了处女作《风暴岛》,并于次年获得爱伦坡奖,声名鹊起,专职写作。2010年,荣登全球作家富豪榜上第5名。2013年,获得爱伦坡终身大师奖。他的小说出版前,都会请历史学家审读书稿,绝不容许出现任何史实错误。有出版人曾指出,肯·福莱特“没有一个饱受折磨的灵魂”,他愉快地承认了,“大家都在写内心的痛苦,可我总是觉得很开心”。他说:“很多作家只写能取悦他们自己的东西,并模模糊糊地希望这也能取悦别人。但我每写一页都在清醒地思考:读者会怎么想?读者觉得这真的会发生吗?读者关心这些吗?读者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我敬佩那些用文字和新奇结构进行文学实验的作家,但我从不这么玩。”

......(更多)

目录

序成人礼

Part1天地失色

Part2巨人之战

Part3世界重生

......(更多)

读书文摘

他们看着那个可怕的洞穴,感到一种骇人的魔力,比利只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黑暗似乎无限深远。他感受到了一种震颤,其中一半是侥幸,因为他不必进到里面,另一半是恐怖,因为总有一天他要下去

当爱变成一种障碍,他的激情冷却得多快啊。

菲茨这种人实在危险,沃尔特想。凭借完美无瑕的礼仪姿态,他们会带领世界走向毁灭。

一小时又一小时,世界在蹒跚着靠近灾难的边缘。

一个孩子的成长就像一场革命,格雷戈里心想,你可以让他诞生,但后来如何就全然不在你的掌控之下了。

她为失去的岁月而哭,为数百万战死的男孩而哭,为这一切毫无意义又愚蠢的浪费而哭。她把自己克制了五年的泪水一股脑倾泻了出来。

在她的想象中,这里该有一种熟悉的舒适感,就像一双穿了多年,已经合脚的鞋子。

列宁和斯大林也是如此。每个人都相信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无论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比如土地改革,或者军事战术。格雷戈里却做不到。

无论在军队还是在其他各行各业,一个人要获得提拔,靠的是头脑,而不是出身。

他很相信他报上刊登的那些胡言乱语。他的天才之处就在于表达了他的读者最愚蠢无知的偏见,而且还很有道理。这就把可耻的东西变得体面了。

在他的世界里,他像沙皇一样随心所欲。

沃尔特盯着大使,全神贯注地听着他的单边谈话,试图从他脸上读出整个对话的意思。

格雷戈里被她说话时那张生动的面孔彻底迷住了。

跟所有外交官一样,沃尔特不喜欢君主们不通过大臣直接交谈。

迷人的男性魅力是列夫仅有的能力,但它对维亚洛夫不起作用。

整片黑色没有任何过渡变化。

比利发现不少人都喜欢嘲弄小孩子的无知。他认定自己长大以后绝不会干这种事。

这种人认为自己年龄大就知道所有的事。

艾瑟尔想,她们需要走出自己的小房子,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知道生活并不局限在草草垒起来的四面墙壁之内。

一个男人的美德就是不去打自己的老婆,这让王后不知说什么才好。

无产阶级专政是一个真正的独裁政权。

艾瑟尔与茉黛关系破裂让她十分难过。也许伯爵的妹妹与其前管家之间的友谊一直存在某种虚假性,但艾瑟尔曾经希望她们能够超越阶级划分。然而,在内心深处——茉黛都没意识到,她相信自己生来就要指挥一切,而艾瑟尔则只能服从。

上流社会都是自私的,但碧能把这种自私发挥到极致。她的精力全部集中在取悦自己、按她的方式行事上。

里斯·普莱斯一分钟后出现了。跟所有的助理一样,他戴着一顶圆冠帽,那种帽子比矿工帽贵,但比圆顶礼帽便宜。他背心口袋里装着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铅笔,手里还拿着一把码尺。普莱斯的脸颊上长着黑色的胡茬儿,门牙之间有条缝。比利知道他人很聪明,但也很狡猾。

他有一条新裤子,这是他的头一条长裤,是用厚厚的防水棉布做的,人们管那种厚斜纹布叫“鼹鼠皮”。这种裤子是进入男人世界的象征,他很自豪地穿上裤子,享受织物带给他的那种沉甸甸的阳刚之感。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

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哪里。

直到你自己有了孩子,才会发现他们到底有多少东西要学。

沃尔特用对待下等人那种略显做作的客气对艾瑟尔说话。

她长着感性的嘴唇。

主人跟仆人争论问题很不明智,出于尊重,他们对任何见解都会表示赞同。

菲茨在梳妆镜里瞥见碧的脸,感觉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谈话随即转移到其他琐屑但更为保险的主题上。

他明白这个家让他成了一个《圣经》一样单调的人,没有了人性和自然的需求。

死亡软化了那张脸上好斗的线条,让他显得十分温和。

摸着黑说话都挺有骨气,天亮以后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总觉得那些最简单的祷告最能打动他,因为它们发自内心。

......(更多)

猜你喜欢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