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好书速递 排行榜 读书文摘

漫长的告白

漫长的告白
作者:[美]阿德里安娜·翠吉亚妮
译者:潘玉兰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2013-07
ISBN:9787508640587
行业:其它
浏览数:7

内容简介

再执着的恋人也会输给错过,

再懂爱的人也会被命运捉弄,

好在最后,爱总会自己发声。

生长在阿尔卑斯山中的少年斯诺和少女恩扎初次见面便互生情愫,却在相见的次日无奈分离。两人分别越过大西洋辗转来到美国,成为出色的鞋匠和缝纫师。他们屡次巧遇,又屡次错过。

丑闻、贫困、责任、勇 气、时间、空间,命运总有无数的理由捉弄着他们,似乎爱情永远无法与之抗衡。就这样,他们在爱情的博弈中消耗了年月。

就在恩扎终于决定放弃,准备和他人步入婚姻时,斯诺却出现在她面前。在他身后,是弥漫硝烟的战场,是那个肆意挥霍感情的男孩;而她,会褪下华丽的钻戒,如他所愿成为斯诺全部的未来吗?

爱情会将他们的生活引向何方,是否会护佑他们一生……

★《漫长的告白》美国著名畅销小说家阿德里安娜•翠吉亚妮最新、最富激情的杰作,历经二十年创作,增删数次,一经推出便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亚马逊网站佳评如潮。

★《漫长的告白》情节紧凑、叙述富有诗意,回归美国畅销小说情感巨制传统。

★故事地域跨越美国和意大利,阿尔卑斯山、纽 约、大都会歌剧院……场景华丽、浪漫,充满异域风情;时间横跨两次世界大战,个人情感与时代背景紧密相连,动荡起伏,引人入胜。

★故事中充满各种手工鞋、定制服装等时尚元素,令时尚文化爱好者爱不释手。

此部小说……描述了一个极其浪漫而敏感的世界,无缝地接合了现实和美好……围绕战争中蹒跚的文化和社会的变革……翠吉亚妮最出色的作品……精致的写作手法和永恒的爱的力量,造就了这个美丽的故事。

——《今日美国》

一部丰满、宏伟的史诗,讲述用梦想搭建起美国梦的男男女女。如果你是第一次阅读她的作品,做好准备聆听一个恒久的爱情故事吧。动人心魄。

——凯瑟琳•斯托科特,《纽约时报》No.1 畅销书The Help作者

这部广阔的诗篇,画面感十足,完美地结合了古典和现代……一个不可抗拒的爱情故事。

——《书目杂志》

......(更多)

作者简介

阿德里安娜•翠吉亚妮(Adriana Trigiani )是美国著名的、畅销小说家、剧作家、电视编剧,以及纪录片制作人。她擅长从一个第二代,或是第三代移民子女的角度,去观察美国大都市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和冲击。

翠吉亚妮的作品大多与艺术相关,包括《大石缝三部曲》(Big Stone Gap trilogy)、纽约时报畅销书《露西娅,露西娅》(Lucia, Lucia)、《大时代的宠儿》(The Queen of the Big Time),以及2009年出版的Valentine系列。翠吉亚妮的作品现已被翻译成十七国文字,畅销各国。

......(更多)

目录

第一部分 阿尔卑斯山 / 1

第二部分 曼哈顿 / 95

第三部分 明尼苏达 / 257

......(更多)

读书文摘

用心自省、找出自己本心,这是不寻常的天赋。

要是你厉害,根本不需要那玩意儿;要是你需要,就别对我逞能。

天上有星星,但灯光太亮了。

热烈癫狂、难以言喻、如梦似幻的爱情,一生不可能遇到第二次。

我也许太固执,或太重感情,可我也很实际。

金钱就是权力,而权力被滥用了。

我想要的我总能找到;可等我找到时,就再也不想要了。

我不愿顾影自怜,也再无他人可爱。

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超过一定的限度,所有的危险都一样。

热烈癫狂、难以言喻、如梦似幻的爱情,一生不可能遇到第二次。

我左手边是个没灌水的游泳池,再没有什么比没水的游泳池更落寞了。

并不是因为有奸诈的政客和他们在市政府及立法机构里的帮凶,才存在流氓恶棍、犯罪集团和打手喽哕。犯罪并非恶疾本身,而是恶疾的症状。警察就好比开阿司匹林医治脑瘤的医生,不同的是警察更喜欢施行大棒疗法。我们一夜暴富,粗鲁野蛮,犯罪是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有组织犯罪是我们为我们的组织化付出的代价。犯罪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尾随我们。集团犯罪只是暴富肮脏的一面。

这话我听玩法律的人说过,听地痞流氓说过,也听上等人说过。措辞不一样,但意思没分别:别掺和。我来这儿喝一杯琴蕾,是因为有个人曾经嘱咐过我。瞧,我现在是在自掘坟墓啊。

那东西让我想起过去,那时我还不是一只酒囊饭袋。

他应当在挪威的皑皑白雪里英年早逝,我那献给死神的恋人。他回来了,与赌徒为友,为富娼之夫,成了个受宠而堕落的男人,或许之前还干过坑蒙拐骗的勾当。时间使一切都变得低劣平庸,满目疮痍,皱纹累累。人生的悲剧,霍华德,并非英年早逝,而是日益老去且日益下贱。我不会步此后尘。别了,霍华德。

管别人的闲事只会惹来一身腥。

特里,你打动过我。一个点头,一个微笑,挥一挥手,这里那里某个清静的酒吧里一起清清静静地喝几杯酒。好时光一去不复返。回头见,阿米哥。我不跟你道别。我已经跟你道过别了,那时这么做还有意义。那时它意味着沉痛、孤寂、不可追回。

法律不等于正义,它是一种非常不完善的机制。

总有一天,她会需要我,而我会是她身边唯一一个手里没捏着利器的人。很可能到那时我会被踢出局。

“当然。只是装装样子而已,没有其他。这里——”他用打火机敲了敲胸口,“这里什么都没有。曾经有过,马洛。很久以前有过。得了——我想,就这样结束了。”

好的拘留所是世界上最安静的地方之一。你可以夜间从一个普通的囚房区走过,透过铁栏杆的空隙瞧见团成一团的褐色毛毯,或者头发,或者一双茫然的眼睛,你可能听见鼾声。时间长些的话你也可能听到有人做噩梦。拘留所里的人生是悬而未决的,没有目的,没有意义。在另一间囚房里,你或许会看见―个人无法入睡,甚至在铺位边,什么也不干。他看着你或者不看你。你看着他。他对你默然,你对他也默然。你们彼此没什么好说的。

价签?什么东西不坠个价签,朋友?你大概以为我不幸福?

总而言之,你不以为这样的结局最妥当?没有审判,没有煽情大标题,没有诽谤中伤——报界为了报纸销量会不顾事实,不顾公正,不顾无辜者的感情。

和煦的海风掠过低矮的群山往西而去,滤净了空气.滤去了燥热。空闲谷区的夏天如此完美,是某个人精心规划出来的。天堂股份有限公司,严禁入内。仅限上层雅士。谢绝中欧族裔。只接受精英,最优秀的人士,最迷人的阶层。像洛林、韦德之流。纯金一族。

我也许太固执,或太重感情,可我也很实际。

世人再凶也凶不过凶悍的墨西哥人,再柔也柔不过温柔的墨西哥人,再真也真不过真诚的墨西哥人,尤其是——再悲也悲不过悲哀的墨西哥人。

我不是生你的气。你就是那种人。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弄不明白。你举止文雅,素养颇高,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你坚持自己的原则,但这些原则只属于你个人,与任何一种伦理道德都没关系。你这人不坏,因为你本质不错。不过不管是正人君子还是流氓痞子你都乐于结交,只要流氓痞子英语讲得流利,吃相过得去就行。你是个无道德可言的人。我估计是因为战争,可我又觉得或许你本性如此。

暂借斯普林格先生的珠玑之言:请问翻搅死者的骨灰对我们有何好处?或者按照《新闻报》较为粗浅的说法,被害人已死,找到凶手有何益处?当然,除了正义和事实,什么也没有。

金钱就是权力,而权力被滥用了。这就是所谓制度。说不定这就是我们能拥有的最出色的制度了,不过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要是你厉害,根本不需要那玩意儿;要是你需要,就别对我逞能。

陌路人可以继续走他的路,装作没听见。

俗话说情欲使男人衰老,却使女人年轻。俗话有不少是胡说八道。俗话说有钱人永远能保护自己,他们的世界永远是灿烂的夏天。我跟他们生活过,他们其实是烦得要死又寂寞的人。

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钱德勒

天上有星星,但灯光太亮了。

是吗?我的自尊和别人的不一样,那是一个除了自尊之外一无所有的男人的自尊。要是冒犯了你,请原谅。

我想要的我总能找到;可等我找到时,就再也不想要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马洛?”

“你可以趁我刮胡子的时候喝些酒。”

“我一直在想,也许你最好打电话报警。”

“要打你自己去打。我又没什么要报警的。”

“你要我报警?”

“老天,你能不能别再惹麻烦了?”

“我道歉。”

“你当然得道歉。像你这样的人总是在道歉,而且总是道歉得太晚。”

我脖子发痒,所以刮了胡子,冲了澡,上床平躺着倾听,仿佛我能从黑暗深处听见一个声音,一个平和而耐心的声音,这声音使一切变得清晰。但我没听见,我知道以后也不会听见。没有人会向我解释伦诺克斯的案子。没有解释是必然的。杀人者自己承认了,而且他已经死了。连审讯都不会有。

就像《新闻报》的朗尼·摩根所说的——相当省事。如果是伦诺克斯杀了他妻子,很好。那就没必要审问他,没必要翻出所有令人不快的细节。如果他没杀她,那也很好。死人是世上最好的替罪羊。他不会反驳。

“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我忘了。我记得那好像是另外两个家伙。”

......(更多)

猜你喜欢

点击查看